行業新聞

首頁 > 新聞資訊 > 行業新聞
2015-11-13
百草枯將被禁用!?滅生性除草劑市場進入洗牌期,誰能搶占先機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來源于  農資與市場  王奕

 

    除草劑行業在經歷著顛覆性的變化,最具有代表性的莫過于滅生性除草劑了。百草枯被禁,給草甘膦、草銨膦提供了上位機會。從百草枯被禁用的命運,足以看出國家對高毒農藥的整頓力度和決心。這個曾在除草劑市場上絕對獨領風騷的產品卻被顛覆。有人替百草枯喊冤,也有人呼吁給百草枯留個活路……

  百草枯因具有見效快、耐雨水、性價比突出等優勢,深受廣大農民朋友的青睞。但因其毒性強,對人、畜威害非常大,一旦中毒,沒有特效解毒劑等缺陷,已成為繼有機磷農藥之后中毒發病率第二位的農藥品種,這引起了社會公眾對此農藥的極大關注。

  2012424日,農業部、工信部、國家質檢總局聯合發布公告,決定對百草枯采取限制性管理措施,自201471日起,撤銷百草枯水劑登記和生產許可、停止生產,保留母藥生產企業水劑出口境外使用登記、允許專供出口生產。201671日,停止水劑在國內銷售和使用。由此,中國禁用百草枯水劑產品已進入倒計時。
  而近兩年,草銨膦成了國內企業登記、生產的熱點。但生產工藝的局限性及價格過高,是限制其快速發展的重要因素。

  2015年,滅生性除草劑進入多事之秋,拿兩大噸位的草甘膦和百草枯來講,草甘膦首次跌破2萬,不再創造瘋狂神話,百草枯面臨被禁,即將悲情落幕,草銨膦雖然應勢崛起,但市場份額越遠遠達不到預期……滅生性除草劑進入洗牌期,誰能搶占這個市場?



  百草枯正走向終結,留下巨大市場空缺


百草枯水劑的禁用及其他劑型登記政策的不明朗,無疑給整個百草枯產業鏈帶去了非常大的沖擊。據悉,中國百草枯年產量目前在八萬噸左右,產能十幾萬噸。這次政策雖然保留了出口業務,但是一半以上的百草枯產品的銷售都將受到影響。譬如,南京紅太陽主要產品百草枯和吡啶的市場均價分別同比下滑38%32%,導致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降,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比上年同期下降38.99%

  百草枯水劑被禁后,國內只有兩家企業在新劑型上獲得了登記,分別是山東綠霸的50%可溶粒劑(即顆粒劑)和南京紅太陽的20%可溶膠劑。綠霸的50%可溶粒劑于2014118日獲得臨時登記,有效期為1年;紅太陽的20%可溶膠劑于2013925日正式獲得登記,有效期為5年。
  有人說,目前禁限用百草枯將會造成除草劑的空檔期,從而導致農民無藥可用,影響國家糧食安全。禁用之后,誰來填補百草枯這個巨大的市場空缺?

  草甘膦困境:復配制劑是其出路?


如果說百草枯是此次滅生性除草劑中處境最悲慘的,草甘膦目前就是僵化期。作為最大的農藥品種,曾經被無數人追捧的草甘膦行業正遭遇一段寂寞時光。原藥價格也是一路下滑,持續低迷,一直在歷史低位徘徊。對于草甘膦企業來講,這段時期更是苦不堪言。
  2014年開始,國內新一輪草甘膦投資熱悄然興起。包括一些上市公司在內,新增產能動輒就是5萬噸/年甚至是10萬噸/年。截至20152月底,國內草甘膦登記企業共有410家。瘋狂擴產,導致草甘膦產能嚴重過剩,今年年初以來,原藥價格一路下跌,幾乎接近廠家生產的成本價。截至今年820日,草甘膦原藥最低成交價格降到了18500/噸。
  草甘膦作為一種常規大宗產品,價格透明,渠道利潤低,原藥廠家有制造優勢,作為制劑廠家的生存之道在于立足解決草甘膦存在的問題,即提高速效性和打抗性草,做出具有差異化的草甘膦。已經有相當多的企業在證件登記的時候,增加了許多草甘膦復配,來彌補草甘膦的抗性,因此,草甘膦復配品種一定是未來的發展趨勢。

  草銨膦是抓住機會還是盲目占位?


草銨膦,在兩年前就因為其獨特的藥效,以及百草枯撲朔迷離的前景被企業當做是一個潛力型產品,現在草銨膦的兩大競品,一個百草枯已然身處死刑,一個草甘膦正呈下滑之勢,草銨膦的機會真的來了。

  據相關行業人士介紹,目前我國已經有120余家企業在登記、銷售草銨膦,以及草胺膦復配產品的增加,草胺膦的市場勢必會擴大。近兩年國內草銨膦總產能迅速增加,到今年年底預計能達到現在總產能的2倍。然而草銨膦的生產需要極高的工藝,目前在國內擁有較好生產工藝的企業不過數家,以浙江永農和利爾化學為代表。所以,筆者分析,不少企業的狂熱登記不過是一個占位,這也極有可能造成資源的浪費。

  敵草快或迎新的市場契機


敵草快是全球僅次于草甘膦和百草枯的第三大滅生性除草劑,主要用于闊葉雜草居多的地塊,對惡性闊葉雜草特效,除草更徹底,雜草沒有抗藥性除草效果好。敵草快比百草枯毒性低,比草甘膦和草胺膦除草快捷高效。
  目前敵草快的缺點主要在于其成本高且殺草譜有限,與廣譜性的百草枯相比有明顯不足。雖然敵草快跟百草枯的使用效果很像,但是,敵草快不但在效果上沒有百草枯好,價格更是高了一大截。也有廠家開始研究草甘膦或者敵草快的復配制劑,希望通過復配的方法能夠達到百草枯的效果。雖然目前價格稍高,但百草枯被禁限,無疑給敵草快帶來了巨大的成長空間。
  由于敵草快比草甘膦優秀的防除效果,以及比草銨膦低出很多的價格,不少企業也比較看好敵草快作為百草枯的替代產品。
  本文來源于農資與市場,作者系王奕,本網站對原文進行了細微編輯。本文不代表本企業立場。


歪歪网红球球